新浪1分彩走势图欢迎您的到來!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一個人的戰隊(中)

                                              作者:唐家三少

                                                  這一擊,可謂是攻防俱佳。陸鈞最優秀的地方就在于他始秉承著一個理念,那就是,想要戰勝王秋兒,或者說是盡可能消耗王秋兒,那么,自己就必須要和她拉開距離。

                                                  他胸前這件魂導器乃是他自創,或者說是獨創的。名叫閃擊炮。雖然被劃為六級魂導炮的范疇,可實際上,在十米內,它的攻擊力卻能達到接近七級魂導器的水準。只不過,這種魂導器也有著明顯的缺陷,那就是有著太強勁的后坐力。而這種后坐力還不能通過宣泄的方式來解決,那樣會令閃擊炮的威力大減。

                                                  經過無數次慘痛的試驗之后,陸鈞才將它制作成了現在這個模樣。威力依舊,但他自己也要承受強大的反作用力。

                                                  也就是說,他一擊能不能把對手轟飛不好說,但卻一定會讓自己“飛”起來。

                                                  但是,陸鈞卻就是圍繞著自己這閃擊炮的特性,制作出了一些配套的魂導器,在盡可能不傷害到自身的情況下,將它的特性完全發揮出來。

                                                  此時就是如此,為什么是從空中向下轟?他就是要借助閃擊炮的反作用力讓自己沖高。只要拉開和王秋兒的距離,他就認為自己成功了。而且,閃擊炮還可能給王秋兒造成極大的傷害。要是真的完成了這個目標,那么,他就相信自己還是有獲勝機會的。

                                                  一炮轟出,眼前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看著那驟然爆開的大量閃電將王秋兒身體吞噬,陸鈞心中沒有多少快感,更多的反而是悵然。會不會太狠了?閃擊炮的威力他是很清楚的。這會兒,他竟然對自己心中暗戀著的王秋兒有些擔心了。

                                                  但是,很快他就呆滯了,他的身體確實是在借勢上沖?墒,下面電光散去之后,他卻沒有看到王秋兒的身影。

                                                  “比賽結束。手下留情!辈黄贫妨_的聲音響徹全場。然后他老人家就已經到了空中·虎視眈眈的看著陸鈞背后。

                                                  是的,王秋兒就在那里,單腳點在陸鈞背后的飛行魂導器上,黃金龍槍的槍尖正對著他的后腦。

                                                  這一槍并沒有扎下去·纟是她心慈手軟。而是那瞬間暴起的沖擊力,她也需要先維持好平衡。

                                                  這一切變化發生的太快了,從陸鈞滑翔、閃擊,到比賽結束,不過就是幾次呼吸的過程而已。

                                                  所有人看到的,王秋兒只做了一件事。瞬間轉移。

                                                  她竟然還會瞬間轉移?

                                                  待戰區中,明都魂導師學院的隊員們一個個面面相覷·臉色都難看的要死。

                                                  當陸鈞明確的感受到后腦發冷的時候,才明白發生了什么。他是在不破斗羅的護送下,才重新回到了比賽臺上。

                                                  然后·他就從王秋兒眼中看到了一絲惋惜的神色。

                                                  她、她是在惋惜自己擊敗了我嗎?對我的憐惜?陸鈞這會兒一點都沒有失敗的郁悶。反而有點沾沾自喜的感覺了。當他看到那電光中沒有王秋兒的身影時,倒是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偹闶菦]有辣手摧花。

                                                  然后他就聽到王秋兒似乎嘟囔了一句。

                                                  “早知道不穩定身體,先刺下去了!

                                                  “王姑娘,咱倆有仇嗎?”陸鈞悲憤的問道。

                                                  王秋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高貴冷艷的道:“當你們抽簽被我抽中的時候。就有了!

                                                  陸鈞郁悶的下臺了,不過,眼神卻依舊不時飄向王秋兒。他發現,自己竟然對她一點都恨不起來。怎么這么賤!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陸鈞閉上雙眼·決定不在去看那心中的女神。

                                                  伙伴們倒是認為他這是自責的表現,紛紛過來勸慰。畢竟,輸給王秋兒并不丟人。

                                                  接下來兩名登上比賽臺的明都魂導師學院隊員·都是實力中等的五級魂導師。面對王秋兒那如同狂風暴雨般的攻勢,他們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先后被擊敗。

                                                  不知道是因為明都魂導師學院和史萊克學院并沒有宿怨還是因為不破斗羅鄭戰的反應足夠及時,這兩名明都魂導師學院的隊員都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就結束了比賽。

                                                  連勝三場。個人淘汰賽,三分了。

                                                  明都魂導師學院的隊員們此時已經紛紛起身。他們本來也沒想過要在個人淘汰賽上決勝。到了八強戰這個級別,肯定是要團戰決勝負的!按照當初史萊克戰隊面對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時候那種戰斗方式。王秋兒個人賽贏三場,然后就是團隊賽決定勝負。全盛狀態出戰的六名史萊克戰隊隊員用最強實力進行團戰,輔助王秋兒。

                                                  眼看著,就又是這個節奏了。這個戰術本來也是相當不錯的。

                                                  團戰,蠲魂導師學院這邊也早就準備好了。這也是他們所擅長的他們在一起配合多年而且彼此之間的關系都極好。簡直是親如兄弟。論默契程度,他們自問絕對是要超過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而且他們還有一些只有在團戰上才能施展的殺手锏。再加上先前三人都沒有受到太嚴重的傷勢這會兒也都是信心滿滿。就準備要上臺了。

                                                  可是,他們忘了一件事兒……

                                                  他們畢竟不是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

                                                  “下一個!辈黄贫妨_鄭戰朝著明都魂導師學院這邊的隊員們喊道。

                                                  什么下一個?已經準備好團戰的眾人一臉迷茫。

                                                  鄭戰也是有些疑惑,大步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澳銈冊诟墒裁?下一個!”

                                                  明都魂導師學院戰隊的隊長,是一位身材不高,相貌卻很清秀的男學員,他的皮膚白皙的簡直跟女孩子似的。疑惑的看著鄭戰道:“裁判,不是該團戰了嗎?您怎么還不宣布?”

                                                  鄭戰嘴角十分明顯的抽搐了一下,額頭上仿佛有三道黑線瞬間下滑,“放屁。你們那只眼睛看到要團戰了?你們從最初的淘汰賽、經過循環賽進入八強。難道說連比賽規則都不知道了?個人淘汰賽才三場。團戰什么團戰?”

                                                  明都隊長道:“可是,個人淘汰賽贏了三場之后,就有資格要求團長了!”

                                                  鄭戰這會兒被氣的居然也變得高貴冷艷起來,冷冷的看著他,道:“是你贏的嗎?是你們贏的嗎?人家史萊克沒要求團戰,你們一個個腦子都出問題啦?”

                                                  “這個……”

                                                  明都魂導師學院眾人這才意識到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刹皇敲?王秋兒并沒有要求團戰!

                                                  “你玩我們?”明都隊長看著比賽臺上正在用兩個奶瓶恢復著魂力的王秋兒,忍不住脫口而出。

                                                  聲音還挺大。

                                                  當然,他并不知道的是,他身邊的伙伴們,有六個人聽了這話后,第一個反應都是在心中下意識的吶喊著:玩我吧、玩我吧······

                                                  一共他身邊就六個人……

                                                  王秋兒也是愣了一下,她也有些郁悶,因為這些明都魂導師學院的隊員們并不能讓她產生出仇恨的感覺。下手也就沒有那么決絕了。而不破斗羅更是盯得她很緊,以至于在比賽中她一直都沒有機會下狠手來降低對方的整體戰斗力。

                                                  沒有達到既定目標,而且她自身消耗也不算大。就準備將個人淘汰賽再繼續下去。誰知道對方卻說出了這種話。

                                                  煞氣瞬間就從王秋兒眼中彌漫了出來,雙眼微瞇,冰冷的氣息一下就鎖定在了這位明都隊長的身上了。

                                                  這位明都隊長只覺得全身一冷,又是喊出了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話,“你別亂來!”一邊說著,他還朝著不破斗羅身邊躲了躲。

                                                  “這家伙……”

                                                  主席臺那邊專門設有傳音設備,能夠聽到比賽臺上的聲音。聽了這位明都隊長的話,攝政王徐天然的面部肌肉也在以驚人的速度抽動著。

                                                  這也太丟人了。

                                                  不遠處的明德堂主,表情嚴肅、鄭重。但眼神中卻帶著那么一小絲、一小絲的幸災樂禍。

                                                  “隊長,您別說了······”陸鈞在旁邊碰了碰他們這位脫線的隊長。

                                                  “碰我干嘛?你敢占我便宜?”隊長一巴掌就抽了過去。

                                                  “大姐,我哪敢占您便宜!”陸鈞都快哭了。其他隊員也是紛紛散開。

                                                  女的?王秋兒也是一愣,這明都隊長竟然和王冬兒一樣,也是女扮男裝的?

                                                  “我上。你們做好團戰的準備。等我贏了。咱們收拾他們!标戔x一把沒拉住,他們這位隊長就上臺了。

                                                  上了臺,明都隊長直接就朝著王秋兒大步走了過去,一邊走,還似乎是在一邊醞釀自己的氣勢。

                                                  很快,她就來到了王秋兒面前。當她用力的挺了挺胸脯后,卻是下意識的退了幾步,說了句令王秋兒殺氣瞬間消失的話。

                                                  “你長那么大干什么?”明都隊長一臉的義憤,然后,她的目光分明是盯在王秋兒胸前!

                                                  這位明都隊長的身高,比身材修長的王秋兒要足足矮了一個頭。眼神正好是平視王秋兒胸前的。


                                              新浪1分彩走势图 11选5全天计划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全天欢乐生肖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