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1分彩走势图欢迎您的到來!

                                              第五集 冠軍之戰 第三百五十四章 你有愛人嗎?(中)

                                              作者:唐家三少

                                                  金銀色光幕升起,隔絕了她們的目光。先前那道金光再次高速旋轉了起來。

                                                  當圓臺中央這道發散性金光再次停頓下來的時候,金光停頓,落在了一個方向。這一次,卻是停在了貝貝所在的位置。

                                                  氣泡開啟,貝貝浮空。

                                                  平和的聲音問道:“你有愛人嗎?”

                                                  貝貝先前只能感受到外面光影閃爍,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以他對霍雨浩絕對的信任,再加上自身的理智,立刻就平穩了心態。

                                                  “有!必愗惼届o的說道。

                                                  “她是誰?”

                                                  “唐雅!必愗惡敛华q豫的回答。

                                                  “她不在這里。對嗎?”

                                                  “是的!必愗惢卮鸬暮芸。

                                                  平和的聲音略微停頓了一下,問道:“你最愿意為你所愛的人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貝貝依舊快速回答道:“幫她恢復正常,讓她回到我的身邊!

                                                  平和的聲音問道:“讓她回到你身邊,你認為她就能夠幸福嗎?”

                                                  貝貝道:“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的給她幸福!

                                                  平和的聲音問道:“口說無憑。如果現在讓你付出身體的一部分,換取她的恢復,你愿意嗎?”

                                                  貝貝宴定的道:“愿意!

                                                  一柄金色利刃憑空出現在貝貝面前,那平和的聲音淡然道:“那你自宮吧!

                                                  貝貝一呆,他萬萬沒想到,這不知道來自于何方的聲音,竟然讓自己做這樣的事情。

                                                  “你肯定能夠讓她恢復?”貝貝下意識的問道。

                                                  “你有選擇的余地?”平和的聲音一邊說著,突然,一道圓形光影在貝貝面前浮現了出來...

                                                  光影之中,一張他最為熟悉的面龐浮現了出來。

                                                  唐雅靜靜的坐在床上,目光呆滯的看著窗外,俏臉十分蒼白。面頰上,還不時的浮現出暗藍色的藍銀草光紋。

                                                  “你剛才說過,你愿意為她付出身體的一部分,F在后悔了嗎?后悔也可以?梢圆磺!逼胶偷穆曇舻f道。

                                                  貝貝的身體有些顫抖,但他卻緩緩抬起手,摸向了面前的利刃。

                                                  “我愿意為她自宮。但我希望提出一個要求!必愗愑昧Φ奈兆±械牡侗。

                                                  “說!

                                                  “如果你真的能遠程治好她,那么,你也一定有辦法抹去她的記憶。讓她忘了我,忘了和我所有的一切。行嗎?”

                                                  “可以考慮!逼降穆曇舻f道。

                                                  “謝謝!必愗愲p眼泛紅,雙眸緊緊的盯視著那光影中的唐雅,突然,他大叫一聲,“小雅,我愛你!苯鸸忾W過,利刃直奔下體掃去。

                                                  “噗——”劇痛傳來,貝貝只覺得眼前一片空白。

                                                  “為愛奉獻,且不愿讓愛人為你而傷心痛苦。真心第一輪,過關!

                                                  光幕上升,貝貝呆呆的看到,那金銀光幕重新遮擋住了自己的視線,自己也重新回到了氣泡之中,忍不住大喊道:“我都切了,你治好小雅!”

                                                  沒有聲音回應,而且,貝貝也覺得有些不對。低頭看去,這才感覺到,劇痛的來源地是自己的大腿。哪還有什么利刃,剛才他那握緊刀柄的手砸在了自己的大腿根部,不疼才怪……

                                                  金光再次開始了旋轉,貝貝只覺得自己的所有力量都像被抽空子一般,坐倒在地。全身冷汗涔涔。

                                                  對于一個男人來說,某些地方甚至比生命還重要。他雖然愿意為了小雅奉獻,可要是沒切掉的話,自然是大善!

                                                  混蛋,要是我以后有陰影怎么辦?貝貝痛苦的在心中悲呼一聲,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從容。

                                                  金光繼續旋轉,這一次停下的特別快,轉了還不到一圈,就停頓了下來。這一次停下的目標,卻是大師姐張樂萱。

                                                  氣泡破開,張樂萱升空。

                                                  看著周圍的變化,張樂萱表現的甚至比貝貝還要冷靜。她一直都在努力嘗試著釋放自己的武魂。雖然不成功,但她卻決不氣餒。沒有堅韌的性格又怎能做內院最強?就算穆老臨死前讓她進入海神閣有一定補償的意思,但實際上,也是張樂萱自己實力過硬。

                                                  “你有愛人嗎?”平淡的聲音突然出現,令張樂萱眼神一凝。

                                                  “沒有!彼敛华q豫的回答道。

                                                  “你愛過人嗎?”平淡的聲音再次響起。

                                                  “愛過!睂τ诨粲旰频脑,張樂萱記得也很清楚。

                                                  “他是誰?”平淡的聲音再次問道。

                                                  張樂萱深吸口氣,道:“貝貝!

                                                  她并不知道,就在這個時候,貝貝身體周圍的氣泡雖然依舊隔絕了他的視線,但卻把張樂萱的聲音傳了過去。

                                                  剛才的驚嚇還沒過去,這突然又傳來張樂萱的聲音,刺jī的貝貝直接從地上蹦了起來。

                                                  “他愛你嗎?”平淡的聲音繼續對張樂萱發問!安粣!睂@個問題,張樂董回答的十分肯定。

                                                  “你是怎么愛上他的?”平淡的聲音靜靜問道。

                                                  張樂萱呆了一下,俏臉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紅暈,但更多的,卻是眼眸深處的一絲絲痛苦。

                                                  “你是怎么愛上他的。三遍不回答,懲罰為死亡!

                                                  張樂萱嘴角處流露出一抹苦笑,這個問題,無疑是將她心底最深處的傷疤揭開來,“我到史萊克學院的時候,他還很小。那時候,穆老讓我發誓,以后要成為他的妻子,要照顧他,愛護他。做他的童養媳。穆老救了我的命,我當時無家可歸,就答應了!

                                                  “穆老對我很好,悉心教導我修煉。讓我很快就成為了同齡人之豐最優秀的魂師。他老人家也什么都沒有要求過我。但我心中卻始終記著那份責任。我是貝貝的未婚妻,是他的童養媳!

                                                  “我看著他一天天長大,最初的時候,我只是為了盡自己身上的那份責任,每天陪伴著他,守護著他無論他想要做什么,我都會盡可能為他實現。因為那時候我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等他長大以后,要嫁給他,做他的妻子。從那時候開始在我心中,他就已經是我的小丈夫了?伤麉s不同吧,他一直將我當成姐姐看待,也一直管我叫姐姐。那時候我們都還太小,我也并沒有在意什么!

                                                  “隨著貝貝年齡的增長,他的身材開始變高,當他終于長得超過我時,我才意識到我的小未婚夫已經長大了,已經是一個大人了。他長得很英俊,尤其是嘴角上始終帶著那一抹充滿陽光,又有幾分壞壞的微笑,總是會不經意間吸引著我。我越來越覺得,當初的那個約定似乎已經不只是責任,一種莫名的東西已經出現在我心中!

                                                  或許是因為這些話在心中隱藏的太久了,在這奇異、未知,連玄老那等修為都無法抗衡的世界中張樂萱的話匣子一下就打開了,將內心中隱藏了這么久的話語都說了出來。此時沉浸在回憶中的她,嘴角處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貝貝站在自己的氣泡中靜靜的聆聽著。張樂萱所說的這一切,都是他曾經經歷過的,他只覺得,自己整個人也似乎伴隨著張樂萱的講述回到了那個時候。

                                                  那個漂亮的大姐姐,始終在自己身邊,守護著自己的大姐姐。有求必應的大姐姐。自己小時候,對她是何等的依戀!可是,后來MM

                                                  “后來他十二歲了,該開始正式進入學院學習了。而那時候,我卻已經是一名內院弟子。因為修煉的緊張,再加上史萊克內院和外院的不同,我們不得不暫時分開。那時候我只是想著,一定要努力修煉,變得更加強大好在不久的將來更好的保護他,呵護他成長!

                                                  “但令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再次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身邊卻帶著一個小女孩兒。一個漂漂亮亮,年齡和他相當的小女孩兒。這個小女孩兒很美而且對他也很好。

                                                  我看得出,他看著她的眼神和看著我的時候是不一樣的。那時候,我就突然發現,自己似乎要失去這個小未婚夫了!

                                                  “我去找了穆老,將這件事告訴了他。問他該怎么辦?穆老沉默良久,才跟我說。當初他的決定太自私了,不應該讓我就那樣發下誓言,畢竟,我比貝貝的年齡要大上許多,盡管魂師不容易衰老,但還是容易和他產生代溝。穆老說,從那一刻開始,可以還我自由,反正這件事貝貝并不知道,任由我未來怎樣選擇都可以!

                                                  “從穆老的房間出來,我卻像失去了靈魂一般。十年的關注、十年感情的付出。到頭來,那個約定卻不需要再遵從?墒,我卻發現,那個年紀不大,始終帶著微笑的小男子漢,卻已經深深的印在我心底!

                                                  “我試圖忘記他,用最短的時間忘記他,于是開始拼命的修煉,每天都在不停的努力。想要通過修煉來麻痹自己?墒,當我從閉關中出來之后,當我無意中再次見到他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忘記他。我竟然真的喜歡上了這個比我小上十歲的家伙!


                                              新浪1分彩走势图 11选5全天计划 幸运飞艇网页计划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 全天欢乐生肖计划网